成年男子可不可以親自給不能自理老母親洗澡?我們來聽聽這位先生的心聲

母親是當天晚上11點住院的,當時我剛好準備睡覺,父親打來電話:你媽腦出寫住醫院了,現在正在搶就,你趕快回來吧。

聽完父親的話,我腦子“翁”的一下,感覺天塌了下來。

我來不及多想,和妻子穿好衣服連夜開車趕回了老家。

其實早在前些天回家看母親的時候,我就察覺出了她臉色不太好,但當時母親一直說沒事,我也就沒太在意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我腦子裡一直在胡思亂想,如果當時我能稍微重視些,帶著母親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,是不是結果會好一點?

可如果沒有如果。

坐在副駕駛的妻子一直在旁邊安慰我:“你不要想太多,咱媽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快到老家的時候,父親又打來了一個電話,說母親的情況穩定了下來,在醫院觀察一段時間,如果情況沒有惡化的話,就沒太大問題了。

這個好消息讓我終於鬆了一口氣,凌晨4點的時候,我和妻子趕到了醫院。

父親一臉疲憊地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,床上躺著的是插滿各種管子的母親。

看著病床上形容枯槁的母親,我的心顫了一下,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。

父親說母親現在還在昏迷中,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甦醒。

我只是“嗯”了一聲,再也說不出其他話。

第二天快中午的時候,母親醒了,她想要說話,但嘴巴張了又張,卻一字未吐。

我趕忙示意母親不用說話,躺著就好。

下午,父親回家了,倒不是他不想留下,實在是家裡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,實在離不開人。

兩天后,妻子請的假也要到期了,只好趕回去上班。

醫院只剩下了我一個人照顧母親。

看著虛弱躺在病床上的母親,我想了很多,想起了小時候頑皮打碎了家裡裝鹹菜的玻璃瓶,母親拿著一根木條滿院子追著我打的畫面,想起了長大後我每次離家時,母親不停叮囑我注意保重好身體的畫面。

一轉眼,我已經為人夫為人父了,而母親的頭髮也已經黑白參半了。

頭一個星期,母親基本上沒有任何自理能力,不要說起身活動身體了,連吃飯都需要有人來餵。

平常像什麼大小便也沒辦法去廁所解決,只能用夜壺解決。

真正讓我感覺難為情的是,我還需要幫母親擦拭身體。

最開始的時候,我內心非常抵觸,畢竟男女有別,更何況是母子呢?

可當時父親在家忙農活,根本無法走開,而妻子也在忙工作,只有我能幫母親擦拭身體。

第一次幫母親擦拭身體的時候,不管是我也好,還是母親也好,都非常尷尬。

我當時頭上都在不停地冒汗,等到擦拭完後,我才算是鬆了口氣。

後來,醫院的護士看到我的樣子,就開導我:“你別想太多,以前你小的時候,你母親還幫你洗過澡呢,現在你母親手腳不方便,你這個做兒子幫母親擦拭一下身體,有什麼不可以的。”

護士的話,讓我釋然了很多,而母親聽了護士的話,也釋然了,是啊,我小的時候,母親還幫我洗過澡呢? ,現在雖然我年紀大了,但我依然是母親的兒子,母親如今不能動,我幫她擦拭下身體,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?

於是此後每次給母親擦拭身體,我也就不再有了任何心理負擔。

母親住的是多人間病房,病房裡還有很多病人,這些病人大多是五六十歲的人,和母親年紀差不多。

他們對於我給母親擦拭身體的行為不僅沒有閒言碎語,反倒誇我孝順,說現在像我這樣孝順的人不多見了。

誇完我,他們還誇母親,說母親在教育孩子方面很出色。

聽到他們的誇獎,母親很開心,眼睛完成一道月牙,很可愛。

在醫院休養了兩個星期左右,母親身體好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就是回家好好修養。

母親這次生病,突然讓我意識到,自己還能見到母親的次數不多了,母親已經老了,等到母親走了,等到父親走了,我將只剩歸途了。

所以趁著母親還在世,父親還在世,我要盡可能多的陪伴他們。

回到話題本身,成年男子可不可以親自給老母親洗澡?

如果是以前,我可能會遲疑,但是現在,我想說可以,作為生我們養我們的母親,我們為什麼不能給她們洗澡呢?我們連生命都是她們給的,在她們需要我們幫助的時候,我們怎麼能不幫助呢?不要在乎別人的言語,因為他們自己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了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