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寫實:老公婚外情5年,我步步為營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

我叫黎筱,今年31歲,離異帶著女兒。

5年前,也就是我25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徐東。

徐東他是我爸爸的下屬,大我7歲。

在上高中的時候,他就經常來我家做客,我爸媽也對他很好。

他說,第一次來我家時就喜歡我了,對我是一見鍾情。

在我上大學的時候,他就開始追求我了,而我也喜歡他。

而後來,確實也如他所說的一樣,在一起時他給了我兄長與戀人般的雙重愛護。

所以,在我參加工作的第二年,我們結婚了。

彼時,他已是公司最年輕的中層管理人員,有房有車。

用他的話說:“把你娶回家,是我的夢想,如果兒女雙全,那我的人生就圓滿了。”

婚後的第一年,他對我也算是不錯。

可是,當愛情落實到婚姻時,徐東不再是那個護我周全的大哥哥。

他慢慢開始嫌棄我不善家務,不懂討公婆歡心。

有一次他喝多了,嘟囔著:“像你這種女人,只適合談戀愛,結婚嘛還是要找…”

我沒有聽清楚他嘟囔什麼,全當他是“酒後失言”。

因為我依然相信,只要我們有牢固的感情基礎,多去溝通、磨合,我們的婚姻就不會走散。

02

結婚第二年,女兒果果出生了。

而,我那重男輕女的婆婆,在女兒出生第一天就直言不諱道:“徐家三代單傳,不能毀在你這裡,你們必須繼續生。”

婆婆的話,我並沒有放在心上,因為我們也有打算要二胎。

徐東對女兒很是寵愛,從女兒出生到上學,他都給了女兒滿滿的父愛。

他為女兒選了最好的幼兒園,並未雨綢繆地提前買了學區房。

他本想讓我全職在家,積極備孕,生二胎。

但我表明自己並不想當全職太太,而他也沒有強迫我,凡事都會跟我商量。

嫁給這樣一個有經濟基礎,並且顧家的男人還很愛我的男人,我很知足。

可是誰都沒想到,他做的這一切都是有理由的。

徐東一直以來,都很捨得為我和女兒花錢。

而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,不鋪張浪費,所以他給的那些家用,我默默攢了起來。

在女兒3歲的那一年,我就首付了一套精裝公寓,房產證上寫著我和徐東的名字。

房子地段好,租金剛好抵每個月的貸款,不久後房子還升值了。

對此,徐東逢人就誇:“我老婆是理財高手,買房置地,考慮長遠。”

打那之後,他更加放心地把賺回來的錢交到我這裡。

錢的事情我們從不藏著掖著,日子也就過得安寧祥和。

然而,誰能想到,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誠實可靠的男人,卻在外面有情人。

03

這一天,我們像往常一樣送女兒去上學,然後徐東再送我去上班。

中午,我約了朋友去吃飯。

當我剛到商場下車時,就看到了徐東,手裡拎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,女人一臉開心地挽著他胳膊。

女人我也認識,這不就是他的助理嗎?我曾經見過。

他們有說有笑,宛如熱戀中的情侶一樣。

我很想衝上去拆穿這對狗男女,可是我知道我不能。

我只能攥緊拳頭,心裡不停地重複一句話:絕不能衝動,不能打草驚蛇!

回到家,我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,我坐在沙發上想了很多。

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我哪裡不夠好,讓他這樣對我?如果他認錯,要不要原諒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報復他嗎?要我去找別人,我做不到。

有人愛做狗,那是他們的事,我不行,我想做人。

我深知自己做不到當作什麼都沒發生,我沒有把出軌當出差的胸懷和氣度。

可真要離婚的話,該怎麼談?我不為自己想,也要為女兒想。

婚肯定得離,但是我該得到的一分也不能少。

我可不想當別的孩子上完早教又學鋼琴、學舞蹈時,我的女兒卻要節衣縮食。

養女兒本就是他應該做的,我更不想帶著女兒寄人籬下。

想到女兒,我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了。

04

當天晚上,徐東回到家,我裝作什麼都沒發生,像往常一樣準備好了飯菜,等他回家。

他一回到我,我就邊拿碗筷邊和他說:“老公,開飯啦,做了你最愛吃的油燜大蝦。”

當這句話不帶任何異常地脫口而出時,我自己都感到驚訝,我怎麼可以偽裝得這麼的天衣無縫。

我像是給自己吃了定心丸,突然就強大起來了。

從那天開始,我就只做一件事,悄無聲息地蒐集渣男出軌的證據。

同時,我也諮詢了律師,律師告訴我,作為過錯方,在離婚時,他是要做出補償的。

那一刻,我心裡踏實多了。

然而,取證的日子並沒有想像的輕鬆,而是讓我倍感煎熬,在這個過程中遠比剛發現他出軌那一刻還要難受。

那段時間,我表面上維持著一切如常的樣子,可是背後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。

就這樣,我踏上誅心的取證之路。

我看著徐東和他的助理每週五下午走進同一家酒店,而我則拿著手機,蹲守在安全的角落。

這個過程是一場漫長的羞辱與煎熬,明明我才是他的老婆,我本該光明正大地出現,此刻卻感覺自己才是那個見不得光的人。

我也曾打過退堂鼓,要不就這樣風平浪靜地離開吧~放過他也放過我自己,可轉念一想,我又不願就這樣便宜了他們。

錯的人不是我,為什麼我要為了他們的錯誤去承擔後果呢?

05

一個週末,在我們一家三口出去游泳時,我趁著徐東帶女兒去玩,我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他的手機。

原以為在他們的微信聊天中很難找到蛛絲馬跡,可沒想到,他們之間的聊天記錄從來都沒刪過。

他不刪好像也合情合理,因為結婚以來,我給他足夠的空間和隱私,從未翻過他的手機,在我看來,這是夫妻的基本信任。

所以,他完全沒有刪除的必要。

他們的聊天記錄中,有那麼一段格外的紮心。

徐東對助理說:“她很會過日子,也很信任我,不會像福爾摩斯一樣的警惕我,是適合結婚的人,當然主要是因為她爸爸在公司有話語權,可以讓我快速的往上爬。”

助理回復道:“哼,要是我當時沒有嫁給別人,還有她什麼事?”

徐東接著回复:“得了吧,你捨得老公孩子?我們現在這樣就挺好的。”

原來,他們早就認識並且在一起了,看著這對男女的苟且,我恨不得把手機給摔了。

但我知道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如果不是,偶然看到他們在一起,我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說愛了自己那麼多年的人,可以如此功利赤裸,坦率到醜陋。

我在徐東的微信和支付寶轉賬記錄裡,發現了他在情人節、520等各種節日都會給助理髮紅包和轉賬,加起來足足十多萬。

看到這裡,我已經淚流滿面了,我把記錄一一保存好,裝作若無其事地把手機放回原位。

律師告訴我,我和他還沒離婚,他給助理的那些錢屬於夫妻共同財產。

而這些錢,作為他的妻子,我是可以起訴並追回的。

是我的,我一分都不會便宜別人。

06

兩個月後,我收集到了足夠多的證據,於是我率先和徐東攤牌。

坦言道,如果他可以滿足我的要求就私下調解,如若不能那就法庭見。

徐東做夢也沒想到,我會知道他和助理的那些破事兒~更沒想到我會有如此縝密的計劃。

可笑的是,這個精明的商人,知道我要離婚之後,並沒有要挽留我,而是馬上開始跟我討價還價。

答應離婚只給我補償10萬,到20萬,再到25萬……

在得知,我要女兒的撫養權、2套房子和100萬的存款後,他才惺惺作態地說道:“我是愛你的,我和她只是逢場作戲。”

事已至此,我只能拿出證據並對他說:

“你可以不答應我,我會起訴你的助理,要求她返你贈予她的那十多萬。而第一筆財產被追回的判決,還會作為第二場離婚官司的有力證據。

當然,你可以不同意我提出的庭下和解條件,那就法庭上見吧。”

“想想我是怎麼對你和女兒的?你忍心這麼逼我?”徐東接著說道。

其實,走到這一步,你會特別心寒地發現,過錯的那一方,沒有抱歉,只有絕對利己的算計。

第一天的談判我們不歡而散,隔天徐東發來微信:“房子可以給你,現金能不能只給你30萬,你也知道,我做生意,現金流有限。”

看著這條微信,我冷笑了一聲,再三思索後回道:“我至少要拿70萬和兩套房。”

徐東那頭很快就答應了,如果他不答應鬧到法庭上誰都不好看,畢竟那個助理也是有夫之婦。

就這樣,我淪為一個離異帶娃的女人。​

我看似是贏了,實則輸得徹頭徹尾。

我對愛情的信仰就這樣破滅了,畢竟我和我他一起攜手走過了五個春夏秋冬。說完全不難過,是假的!

既然沒有愛情也沒有婚姻,我必須堅強起來,唯有自己強大了,才能給孩子足夠的感全感與安定的生活!

07

今天的故事來自讀者投稿黎筱(文中人物均為匿名),由我整理成文。

對於黎筱的故事,我知道會有不同的聲音。

我深知,這世上,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。

希望今天的故事,能讓那些在面對婚姻失敗時的姐妹醒一醒。

丈夫出軌了,既然忍不了,那就離唄。

再說了,他都出軌了,那就是不愛你了,不離婚還等什麼?

在婚姻中,我們不能當活雷鋒。

如果從他身上不能得到很多很多的愛,那就爭取很多很多的錢。

錢可以在你最無助時,給你實實在在的安全感,從而維護你的尊嚴。

最後,希望所有的姐妹們都能所遇皆善,有人護你一世天真爛漫。

但,若事與願違,請你心中有數,腳下有路,兜里有錢。

​唯有這樣,才能勇敢地接受婚姻的“生老病死”。

-END-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